当前位置
做一颗不懈奋斗的螺丝钉

字体显示:【     
记区政协委员缪冬英
物简介:
    缪冬英,1984年12月出生,民建上海经济社会研究院研究员、民建上海市委理论委委员,崇明区政协一届委员会委员、崇明区青联一届委员会委员,民建崇明区委委员兼秘书长,崇明中华职教社社务委员兼秘书长。立足本职、积极履职,撰写多篇建言建议得到市政府领导批示、市政协采用,曾荣获“上海市信访系统先进工作者”以及区级层面“优秀公务员”“优秀政协委员”“优秀党外代表人士”等荣誉称号。
      2007年,缪冬英从校门跨入崇明的大门,被崇明独特的岛屿文化、生态环境深深吸引,脚步停在了这里;职业生涯从信访工作启航,每天与群众面对面交流,倾听他们工作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心灵融入进这里;从群众、民建会员到政协委员的角色转换,了解到了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的美好蓝图,梦想开始于这里。多年来,缪冬英深入群众、反映民意,共撰写调研报告、政协大会发言、集体提案、个人提案和社情民意信息等四十余篇,用专注和努力,立志成为崇明这片沃土上一颗不懈奋斗的螺丝钉。
    建议成立生态岛建设专门智库
    在崇明十多年,缪冬英对这片土地产生了深厚感情,对崇明发展充满了期待。怎样为崇明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缪冬英不断探索。她通过深入调研,撰写建议,反映生态岛建设实际,提出相关问题,探索解决方案。其中,“关于成立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研究院”的建议,被市政协采用。
      “目前,市委、市政府正举全市之力从规划、组织、实施等方面予以推进和保障,但是因没有先例可循、没有标准可鉴,且崇明经济社会发展薄弱、人才资源匮乏,在实践中如何达到世界级生态岛的水平,又如何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在充分调研后,缪冬英建议,建立一个专门的智囊机构——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研究院,为生态岛建设全过程提供智力支持和服务。研究院作为统一平台,推动崇明与高校、社科院所在人才培养、项目研发等方面合作。
      “建议研究院以行业联络部为核心,组织专家顾问、常任研究人员赴崇明三岛实地调研本行业在崇明发展的现状,赴国内外相关岛屿学习借鉴,通过召开论坛、资讯平台交流等方式,为本行业在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中发挥作用,在宏观层面提出对策措施。”缪冬英说,研究院还应具备项目引进监管职能。紧紧围绕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发展“十三五”规划,积极推介、跟踪适合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发展的项目。同时,充分发挥研究院专家网络优势,组织专家在项目申报前进行精心策划、科学论证,在项目实施中进行科学指导监督,项目结束时进行科学评审。
    此后上海崇明生态发展研究院成立,围绕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重大战略,开展绿色发展、生态环保、能源交通、城乡发展、“三农”等领域研究,助力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
    为崇明老白酒传承发展奔走
    对崇明岛的风物,缪冬英情有独钟。崇明老白酒是国内驰名的崇明特色农产品,已被列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获国家地理标志。“崇明老白酒酿造技法可追溯至元朝,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其中作为至关重要的制曲工艺也随之不断发展。”缪冬英说,如今,在建设生态崇明、发展绿色农产品的新形势下,崇明老白酒市场也迎来自己的“春天”,但与其息息相关的制曲工艺在传承中却遇到了困境,如何让崇明的经典产品焕发出新的生机?作为一名政协委员,缪冬英积极履职,就此问题开展调研并提出建议。
    缪冬英在调研中了解到,近年来,崇明老白酒酿造企业在继承发扬传统酿造工艺的基础上,利用微生物发酵技术制作出了新一代酒曲。其中“八二曲”较为优质,使崇明老白酒的糖化和发酵得到了平衡,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崇明老白酒风格。但是,近年来,制曲专业人才缺乏问题凸显。“这是一件既辛苦又很需要耐心的事。”缪冬英说,这是崇明老一代酿酒人的心声,“对于他们来说,一生中一半的时间只为做好酿酒这件事。”但如今,崇明会制作老酒曲的匠人屈指可数,且大多数都已经上了年纪,面临无人继承工艺的困境。
    缪冬英提出委员提案,建议区有关部门开展对代表性制曲匠人的走访,并关心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同时详细了解制曲工艺的现状,制定优惠政策,为制曲工艺传承保护提供政策和人才支持;同时,建议区有关部门搭建平台,鼓励部分有代表性的老白酒企业联合高校加强制曲工艺技术研发创新,在创新中传承保护传统工艺,同时推动崇明老白酒产业的多元化发展。
    关爱自闭症患儿家庭
    作为一个母亲,缪冬英把对自己孩子的爱,延伸到了更多儿童身上。她曾关注过儿童自闭症,并希望通过各方面共同努力和各类平台的推动,为这些孩子送去关爱。
    缪冬英在调研中了解到,儿童自闭症起病于3岁前,是一种以社会交往障碍、沟通障碍和重复性行为为主要特征的心理发育疾病。前些年,我国约有1200多万个自闭症儿童家庭,且新生儿患病比例呈逐年增长趋势。“之前,上海的自闭症儿童,多数是由患儿父母发现的,政府部门提供的儿保检查等项目中,不包括儿童自闭症筛查。”缪冬英说,加上许多患儿父母对自闭症认识不足,极大影响了自闭症的早期发现和治疗,“本市郊区也没有自闭症筛查、干预、康复等专业机构,自闭症患儿确诊后,只能在市区、郊区间往返,增加了郊区居民的经济压力。”
    针对这些问题,缪冬英提交了社情民意信息,引起时任市政府副市长翁铁慧的关注。缪冬英建议上海加强自闭症儿童早期筛查工作。“卫生、残联和教育等部门联合成立自闭症科研中心,进行早期筛查、干预、个别教育、康复训练等方面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并为自闭症早期筛查、分级诊断制定标准,将该类标准明确纳入上海市儿童系统健康检查工作规范。”缪冬英说。
    缪冬英还建议,加强郊区儿童自闭症筛查治疗工作扶持力度,在郊区妇幼、精神卫生部门设立自闭症筛查治疗工作室,积极鼓励各类社会组织在郊区组建各种形式的康复训练机构,政府部门在资金、人才等方面予以更多扶持优惠政策,更好地服务郊区自闭症儿童这一急需帮助的特殊群体。同时,鼓励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个人资助自闭症儿童,共同为家庭解愁。
    老子提出“慎终如始”,庄子倡导“善始善终”。“时刻谨记委员初心、始终牢记履职使命。在创造崇明传奇中,以永不生锈为目标,勇做不懈奋斗的螺丝钉。这就是我的梦想。”缪冬英如是说。
 

 【发布时间:2019-09-25】
【打印】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崇明区委员会 沪ICP备060280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