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遵义城(8首)

字体显示:【     
人物简介:
    黄胜,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九十年代初开始诗歌、散文写作。崇明区政协委员。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上海文学》《诗探索》《诗歌月刊》《解放日报》等。出版个人诗集《江流有声》《回音》(上海文艺出版社)。
 
        遵义曙色
    煤油灯,闪烁其词。火苗
    留给夜色仅有的一线光亮。枪声后
    万籁俱寂。如赤水的忧伤
    长江扼守着退路。腹背受敌时
    需要避开泥沼。倒下的和未倒下的
    筑成了铜墙铁壁。但弹孔
    镌刻的历史,需要照耀
    万马齐喑时,需要镇静。夜行
    灯火是道路的灵魂
    然后,步伐紧随。然后,紧随旗帜
 
    告诉黎明,否极泰来的卦象
    用民主的光芒,穿透曙色中的窗牖
    东方既白时,鸡鸣不已
    你的身躯,是沉默着的山峦
    闪电,和雷暴。振臂一呼,群山皆响
    真理,需要问号勾连,又去挣脱
    枷锁。蒙难后的惊醒,更是诺大的感叹号
    需要诱敌深入,然后避其锋芒,歼其精锐
    旌旗八万,直斩阎罗
    旗帜,就是前进中仰望的方向
    一次拍案而起,换来峰回路转
    镰刀,榔头,红星照耀。嘹亮的军号
    在黎明前又吹响。点兵,整装,擂鼓,再出发
 
        赤水河畔的脚步
 
    反复有反复的理由。包括春天
    反反复复的脚步,是春天的花朵
    这样响亮的绽放,属于迷途知返的
    三月。草长莺飞,乍寒还暖
    有人在行吟。有人气定神闲
    有人匆匆忙忙,在百鸟啁啾中穿行
    反复,是时光留下的身影
    反反复复。急促。执着
    构成属于未来的印象。光,和影
    富有表现主义色彩的步伐
    山川肃穆。桦树上,雨露惊落
    催开杜鹃的苞蕾。泥土
    淳厚的气息,占据了呼吸。舟楫无声
    浮现出一轮曙色,那是山河的颊颐
    高原红。信念给出的青春光泽
    映照着战士的脚步。即使
    身心已经疲惫,加上辎重拖累。但前进
    永远是主题。齐整的脚步沉着,坚定
    迈过坎,需要步伐一致
    向山谷,向平原,向关隘,向河流
    向风高浪急的湍流。进发
    枯荣一念间。草色贴着裤腿
    草鞋摩挲着大地。光与影趁势汇合
    枪管,炮膛,犹热。赤水河反反复复
    被泅渡。出奇制胜就是神来之笔
    正穿越河流的急湍,写下大地母亲的嘱托
 
        苟坝,夜色里的灯光
 
    黑暗,从四面合围。惶恐
    借机掩杀过来。群山拱照的苟坝
    在三月青涩的荞麦锋芒之上,荡漾
    暮色的冷,鲜血的热
    一如残阳严守的秘密。包括痛
    包括凉风摇曳着的炊烟。缥缈,无助
    如红军面对的犹豫不决的处境
 
    薪火在,人在。就不该悲观
    烈焰闪耀在炉膛。悬挂的煤油灯
    用豆大的火苗,与夜色争执
    十几张脸谱,无法变脸的脸谱
    满是风霜的迹痕。谈何脸面
    线条刚毅,肤色黝黑。如焦灼的场面
    放弃眼前的诱惑需要勇气
    摔一次何妨?但玉碎了,难有瓦全
    猎物果然令人垂涎。但布满陷阱
    桌上,茶,尚凉。穿过小镇的风,早春的
    风,尚凉。与桌前的热血反复对峙
 
    许多跌倒,可以重来
    许多跌倒,难以重来
    沙场苍凉如水。不能让垂涎葬送了
    远行。留下薪火,暴露自己
    紧盯着打鼓新场,林中几只狡兔
    就莫名兴奋,在河套里的迷醉
    是谁目光如炬,运筹帷幄
    今夜,蒙尘荡涤。今夜,指点河山
    包括,马背上的星辰,夜色里的吟唱
    江,河,湖,海。需要矫正的流向
    今夜苟坝,除了战地黄花的馨香
    还有照耀折返脚步的星光,走远的理由
 
        毛泽东小道
 
    这样的小道,不担心走到黑
    三月,透着寒意的晚风
    让草木甦醒。只有复苏略带伤感
    譬如黑暗中的树,新绿的急切
    譬如岑寂后,山坳里透出的一线光亮
    大地沉睡。脚步是最生动的音乐
    生死攸关时,个人得失算个鸟
    路上怎么会没有荆棘,包括颠簸
    都是三里长的章节。心与心的距离
    有时才是最遥远的距离
    退一步,将万劫不复。一如
    夜色中的丘陵布下的黑色袋口
    黑夜,有人走,就须照耀
    哪怕一盏锈迹斑斑马灯的微光
    真理,常在照耀的距离之内
    虽然,脚步惶惑,忐忑。虽然
    有蛇鼠出没。云水间,遍布沼泽
    但只要有路,尽可去走一走
    哪怕仅存一块燧石
    就有机会,凭马灯挣脱黑暗
    就有机会,在小路尽头找到通衢
 
        群山,弹孔与关隘
 
    群山需要相聚。需要相互偎依
    需要额首。需要交流彼此的日夕
    成群牛羊,沿山脚绕行的江河
    奔流的方向。水墨般的山石、林木、亭榭
    甚至一杆旱烟,可以讲述上下五千年
    许多动人心弦的故事,和细节
    包括神话,还有传说。而不是硝烟
    长枪短戟,惊动洪荒之神
    让山峦遗神取貌,让山梁少了庇荫
 
    群山需要幽静,需要来回间距离
    才能相看两不厌。进山,不失交臂
    出山,不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比如山的身世,气质,不为人知的爱情
    比如山与山的对望间,斗一次气,撒一下欢
    比如相约互为犄角,抵御世态炎凉
    而不再掩杀,让松柏主持森冷的场面
 
    群山需要瞻望。需要白云摩挲
    春和景明时,百鸟会在云端逍遥
    每个山包,均是膝下的子孙
    延续着香火,季节,诸如夏的盛衰
    种菊南山下,不如捧出槽床下的浊酒
    或不设韵脚的诗行。仰观宇宙,俯察品类
    取一壶甘泉,二三夏果,听四五猿鸣
    而不再去扼守关隘,万夫莫开
    弹孔睁着曾经绝望的眼神。希望是句号
    为缅怀而留下的印记。或远去的啸啸马鸣
 
        一把北斗七星刀
 
    黎明。集结号,此起彼伏
    湍流呜咽,被军号的嘹亮掩盖
    刺刀的寒光,闪过惺忪睡眼
    告别时,来不及,哪怕一壶浊酒相送
    北斗七星,在刀刃上闪耀。给出
    云贵高原高贵的云彩,和誓言
    今夜借星光,留住少年的心事
    来年,北斗归位大熊座
    车辚辚,旗猎猎。相认,然后拥抱
    但今晨,所有枝叶和露珠,都严守秘密
    所有树木,用葱茏迷你的色彩
    掩护天文镇的烛光,和辞别的眼神
    赤水、乌江、湘江,和大渡河
    皑皑雪山和茫茫草地,一定有您的身影
    去北方,就由北斗映照
    天枢、天璇、天机、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手挽着手。再一起下江南
    鱼与水交融的三月,山川相缪
    七星刀,兴许会完璧归赵
    七星刀,兴许今生再难重逢
    刀上,龙首纹饰,昨夜作龙吟
    晨露未晞时。玉衡星,就是您
    留下的灿烂笑容,和手心里的暖
    焠火的青烟,锻打的声音,镶嵌的七星
    从此相忘于江河。岁月沧桑
    沧桑如残阳,残阳如血
    密林中,有战士们的身影
    背上,枪杆和刺刀未动。胯下,烈马未动
    银装素裹的森林,一闪而过
    河流和青春的模样,随雪色一闪而过
    甘愿相信,有七颗星在指引
    七颗星为您煮酒。七颗星,斗转,星移
    七星刀,依然守护着高原不老的晨昏
 
        在遵义城
 
    在遵义城游走,宜平心静气
    甚至,一抬头就切入历史的某个章节
    虽然,是群众演员,胸前有徽章
    但一低头,已从半圆形门楣下迈过春的门槛
    天空无限高远,人生如此易老
 
    赤水,湘江,大渡河,金沙江。川,黔,滇
    从这里出发,都可以重走。想醉,捎上小糊涂仙
    从此不再会迷途。一如景区标识的路线,没有回头路
 
        鸡鸣三省
 
    苍山如海。硝烟包扎起伤口
    一抹殷红的霞彩,为哨兵剪影
    草鞋。绑带。疲惫的脸色。目光如炬
    袖章,帽徽,伤口,是旗帜的颜色
    以把赤水染红。再把赤水甩在了身后
    枪声渐稀,鸡鸣渐稠。吹灭油灯
    熄灭所有篝火。休整时,不忘深挖战壕
    马灯,正挨个检视鏖战的伤情
 
    旗帜。布满血色印记。残忍如罪恶的
    子弹,穿透风的慵懒。在云贵高原上飞
    尖锐,刺耳,沉闷。一片死寂
    川、滇、黔,集体陷入沉默
    煮沸的水壶在会议桌后,放肆鸣叫
    村外鸡接着打鸣。高亢。悠长。陡峭
    今夜,亮出身躯所有伤疤和痛
    今夜,不再盲从,给出艰难而决绝的否定
    今夜,停摆的钟,校准后,指针已重走
    今夜,勒住崖上盲动的缰绳。重整待发
    今夜,铁马冰河,已放弃潮涨潮落
    浅滩或悬崖上,砾石用低沉的声部衬托鸡鸣
    划破三省的夜。启明星泄漏了所有曙光
 

 【发布时间:2019-05-25】
【打印】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崇明区委员会 沪ICP备06028044号